Voyages

暴風雨後的燦爛

  當狂風暴雨來臨的時候,別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避風港,但是她沒有reenex 膠原自生。她只能在風雨中艱難前行,等待烏雲盡散的那一刻。她獨自走過暴風雨後只剩下傷痛,誰會為她包紮給她安慰?

 

  對雨霜來說,家從來不是一個幸福的代名詞,而是痛苦和孤獨的來源。她沒有父親,只有一個怨恨著父親的母親。在父親另組家庭之後,她就沒有得到過母親任何的關心,甚至還要在母親心情不好的時候被責打,尤其是在父親去世之後,母親對她的打罵更頻繁了。即使是在父親離開她們之前,這個家也只是一個表面美滿的三口之家罷了。這些雨霜都能忍受,至少她還有一個親人,還有一個可以回去的地方。

 

  然而,當上天把她僅有的都奪走之後,雨霜就真的一無所有了。那一天下著暴雨,冷風和雨水透過沒有關上的窗戶進入了室內,也進入了雨霜的心。她在醫院陪著母親度過生命的最後一刻,從此她在這個世界上就要孤身一人了。而那個住了二十年的家,也將在明天屬於另一個人,從此她就是一個沒有家的人了。第二天雨停了,她在暴風雨後只剩下傷痛,戴著母親生前一次心情好的時候送給她的“風火慶會”吊墜,走出了這個不再屬於她的家。

 

  雨霜租了一個小房間作為棲身之所,即使後來她有能力擁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,她也沒有去買,而是繼續留在這個小房間裏。但是她從來不覺得這個小房間是她的家,只是一個供她短暫休息的地方口服 避孕 藥。母親離世之後,雨霜又經歷了許多人情冷暖,經歷過吃不飽穿不暖的窘境,也經歷過情傷,更經歷過幾次生死邊緣的危險,雖然她都熬過來了,但是在這些暴風雨後她只剩下傷痛和孤獨,提醒著她還活著。每一次當她覺得活不下去的時候,她就會拿出母親給她的吊墜,告訴自己還沒有到絕望的時候。

 

  也許是從未得到過眷顧,所以雨霜從不奢望溫暖。她並不渴望有一個避風港,無論暴風雨多麼猛烈,她都要一個人闖過。有一天,當一個男人告訴她願意和她一起面對風雨,當她的避風港,給她一個家時,她才知道自己嘴上說不想要,其實多年來積累的孤獨早已在心底哭喊著要一份溫暖了。這一次,她聽從內心的呼聲,做好再次被傷害的心理準備,再一次投身愛情。

 

  或許這一次是上天對她的補償,在她經歷多年的風霜雨雪之後終於給了她一段陽光燦爛的日子。雨霜有了一個屬於她的家,一個溫暖幸福的家,讓她不在乎之前承受了多少傷痛,只希望這一切並不是夢,讓她真真切切地感受一次幸福的滋味。

 

  她以為在暴風雨後只剩下傷痛,但是風雨過後就是晴天了避孕 藥。幸福只是遲到了,只要耐心地等待和繼續堅持,一定會等到姍姍來遲的幸福。所以不要在暴風雨中絕望,再堅持一會兒,陽光正在烏雲的背後等待著。